The story goes this way:

My photo
We are all so alike yet we are totally different.
I write a lot of things here, because I always have a word or two about my everyday. Life Constantly Inspire me. As I write my blog, I feel like I own my life. I love life, I blog my passions, I live my dream. This life I haveQ here, could get pretty nasty sometimes. I might have rude expressions, but thats how I overcome. I have to tell out, and let it over. Whatever you're reading, its all my life. Should you be writing about yours too, I wish us ALL THE VERY BEST.

I love Life, I blog my Passions, I live my Dream.

Love Life.
=)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Tuesday, 21 November 2017

滚石

我又偷懒啦

这是第二次在汶莱的第二个星期的礼拜二

多么二啊

明年的前半年我又会被外借了
但经过了今年,我对被外借这事已经没了焦虑
压力还是有吧 毕竟期望值很高
而且事情攸关明年的升值

唉我好像从来没在这里聊过工作噢?除了抱怨

我在所有会计系毕业生的婆家,四大之一的安永
为什么说是婆家呢?因为你自以为是他们家人,但你婆婆不一定待见你

呵,为自己的聪明幽默感到骄傲

其实我爸妈到现在应该也是不知道我工作的具体内容
我爸只要看报纸看到安永两个字,不管任何部门,任何内容,他都会来问我知不知情
即使我现在的工作内容,早就不需要任何会计的专业知识
我们家每次有任何会计问题都会来问我

不过在我锲而不舍的表达无知后,大家现在也不太找我了

导致,大家更不晓得我在干嘛了

我们部门里的人都这样吧,除非是同行,否则我们自我介绍时总把工作匆匆掠过
因为说得越多,大家的问题就越多
但即使我们一一理清大家的问题,依旧对你们的人生,或我们的人生,没有一丁点加分的作用

而且,我们部门的人很常被外借。
可能我们老板人好吧,所以我几乎在安永的各个部门都待过,不然就是交涉过
(其实老板是因为觉得,把我们借出去,他有钱收,可是不用他工作,真他妈划算)
(我们都知道,但现实如此残酷,有时我想选择自欺欺人)

我们家没有人再念会计的,至少是前无古人
在我之前,我们家的会计含金量就是我妈类似于会计的工作经验
其他的表兄弟姐妹都是念理科

我是因为理科念不好,非常的不好,所以无奈之下转的商
不过说句老实话啊,商科虽然大家都说无聊,但我觉得商科才是真的好玩的科系
但我说的也不能作准,因为我理科念不好嘛,肯定是觉得理科不好玩的咯
可能不是不好玩,是我不会玩?

好吧。

一毕业我就去了新山工作
一开始是想去的新加坡,但处处碰壁就想说在新山一边待着,随时可以到新加坡
结果,因为那是入的是会计系的宿命部门:账目审计,我忘了新加坡这回事
每天一门心思只是想死,因为工作真的不如我所想的

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时候我不适应的,是账目审计,还是初入职场的过渡期
半年后,我受够了每天晚上哭着睡着,每个礼拜天压力大得精神不济的情况,交出离职信
结果在跟HR聊天的时候我提起了我想去内审的想法
HR说新山的内审部门也在招人啊!试不?
其实那时我连新山有内审部门都不晓得

然后就,一试成主顾

啊没有啦

可能那时候,调整好了心态(毕竟初入职场的天真烂漫傻已经在账目审计部时消磨殆尽),再加上内审的前辈们人都特别好,就非常愿意体谅我的无知。(抑或至少他们装的很像)

所以我在内审一待就是三年,现在还在。

昨天,是我从新山来吉隆坡的一周年

去年,我听五月天的好好能哭一整个下午

今年,我依旧很想念新山。但这份念想只是对往日的追忆。
那是一种对过去的浓厚怀旧情怀,毕竟我在那里从无亲无故待到四海之内皆兄弟。

那一段日子,有苦有乐。偶尔,我在脑海里调出曾经的片段。
熟悉的欢乐总能感染我,但既然我注定要浪迹天涯,就不该有牵挂

只是这些人,永远都会住在我的心里

我是一个特别活该孤独的人吧




为了仗剑走天涯,为了看看世间的繁华

我究竟舍弃了什么




Wednesday, 1 November 2017

日安

这是在汶莱的第三个星期了

但是一个星期后我又会回来

汶莱是个什么样的地儿呢?

我的主观印象,其实就是缓慢,缓慢得很纯朴。我没有周游列国,但是从我去过的地方里,我其实觉得很少有像我们这样以调侃自己国家为乐的文化。

想要迅速和一个马来西亚人拉近距离?
试试看撩他聊政府征税的制度
试试看问他马来西亚人普遍的政治观点
试试看提起那些马来西亚上国际新闻的案例

几乎没有一个人会站在自己国家这里

搭计程车的时候,听到更多的,是国家又整了啥幺蛾子
有别于在旅途中,更多的计程车司机其实很乐于解释为什么吾爱吾国,有国才有家。

文化吧。

我不知道是好是坏。

只是一个,观察结果。

我记得胖子问过我,为什么亚洲人喜欢拿美国国旗当衣服穿或者当作一种时尚的条纹。
我说,你们不也这样吗?
胖子说,因为这是我的国家啊,我爱国还说得过去。你们爱我们的国干嘛?
我才在想,唉也对涅,我高举别人家的旗帜干嘛?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事情,是国情还有民情。

我们的国情,我们的民情,除了那些配着早茶的调侃,除了那些社交媒体上的晒美食,

还剩下什么呢?



我们,是不是都不敢,以吾国为傲呢?


像我这种俗人,最熟悉的大众话题,不过就是娱乐圈。
我常在想,为什么我们拍不出好的影视作品,甚至好的综艺作品?

有时候,我看着我们的本地制作,可是口里是东施效颦的外国口音

我想请问,这样的作品,外国人看不懂,本地人不屑看

啊你是做爽的哦?

前几天聊天的时候,我们在聊如果可以不顾一切,没有后顾之忧,你想做些什么?
我发现这个问题哦,不同的时间会有不同的答案
其中的差异之巨大更是非笔墨可以形容

好比说,现在的我,不再觉得什么都不做每天就旅行有多吸引人
因为,那不再是我想象中旅行的意义

好比说,现在的我,在钢骨水泥之中也可以来一场大冒险
看见大山大海固然动人,但是在车水马龙之中的汗流浃背也能挺温馨啊

我脱口而出说我会想从事文字工作,作家,记者,编辑,码字类的吧
刚过的周末我们又聊起了这个话题
突然的我就想当演员了

钻研角色,表现方式,这一些我很有兴趣

同事说,我这么黑暗,是因为我没找到一个自己有热情的事项
因为我找不到自己有热情的事项,所以我觉得死亡没什么好惋惜的,因为对我来说活着并没有意义

可我不是这么看的

我总觉得自己是向死而生的人
后青春期的诗里,专辑封面写“如果我们终有一天会消失,那何不毫无保留写这最后一首诗”
就是因为生命有限,你才有了方向

九把刀有本书叫做拼命去死,故事提到了人永远的不会消失

在那样的前提下,一切反而失去了意义不是吗?
就因为生命有限,所以你才会去衡量,去寻找最值得自己花时间的事项

如果你永远不消失,永远不会死,那么,任何事情对你来说,都是可以明日复明日的,因为明日无上限啊

所以,人避无可避的死亡,反而让我感到安定
时间总会带走一切,这样让我感到安定

因为一切终将结束,所以我任性妄为,放肆闯荡 反正一切总会结束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啊,说我很想当演员,但这份念想依旧没有改变我期待死亡这个事实

我跟他们说,我现在不可以自我了结,因为父母尚在
他们不理解我的观念,我的任何三长两短冬瓜豆腐都是他们眼中的不幸,他们会因此悲伤
有鉴以此,他们有生之年,我都必须活成一个三好青年,或至少,尽量活得像一个三好青年。

…………

这篇我从礼拜一就在写了也
情绪转变太多

今天还是觉得就po了吧
再这样下去,我不得整一部李氏春秋出来啊

今天是在汶莱的最后第二晚

有时候吧,我挺感恩的

我的工作真的会把我送到这个世界上的各个角落

各个,莫名其妙的角落

但生命之美,不就是在于,这一切已知当中的未知吗?



今夜,今生,愿我们像梦一样自由。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Thursday, 19 October 2017

汶莱海浪频频的沙滩让我悲伤

我想大家都会有这样的瞬间吧
脑子里一闪而过曾经吃过的食物
然后你想起曾经有一段日子你总是在吃同一份餐
然后你想起那段日子也许快乐也许悲伤
然后你又想起了那段日子的其它食物
然后你又想起了那段日子过后的其它食物
然后你又想起了那段日子过后的其它日子

然后,鼻头酸酸的
然后,眼眶湿湿的
然后,不小心眨了眼

然后,妆都花了



走南闯北,在很多人眼里,是独立是勇敢是冒险
但走多了,哪儿都一样

总有一家熟悉的小食铺在某个街角
总有一段经常走的回家路
总有一个莫名其妙认识的邻居惯性的寒暄
总有一个窗口望出去就会想家
总有一个阳台你想可以发呆

27年,我常想起一句我无意间提起的话
“上大学的时候,我搬离开家。然后,这十年来,我都没有再搬回去过。”

我妈在念叨我买房子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她说
“现在这个房子是要留给你哥哥的,我们会另外资助你买个房子。”

我听完突然发现,我可能这辈子都回不到那个曾经如此习惯的家了。

匆匆忙忙就搬出来,甚至没有好好道别。

多少个放学回来的下午,我穿了校服还没换下来,躺在闷热的二楼房间里,
翻着杂志,听着收音机,吊扇有气无力的翻着书页,窗外的道路是静止的
那时候,我一直想,上大学后要干嘛干嘛,长大后要干嘛干嘛
那么多的憧憬,那么,那么多

现在我长大了,工作的关系,总是不同的酒店不同的班机
很久很久,我都不知道飞机抵达后有个熟悉的人在抵达门外等我的感觉
我习惯了走出闸门,就抬头看计程车柜台指示牌
计程车开往饭店的路上,我像一块镜子,任由窗外的景色在我脸上掠过,在我的生活里肆意的,经过
到了饭店,办好手续,在饭店的床前发呆,想着如若不是在这里,我可以在哪里?

然后打开手机随机看附近有什么晚餐的地方,酝酿着晚餐后还要继续工作的事项

吃晚餐的时候,总有一桌是一家人在吃着他们循例的每日晚餐。
我向她们望去,有多久,我没有和一桌相熟的人一起这样周而复始的吃晚餐了呢?

我一个人吃着点来的餐,拿一个杯子让手机靠着一边看影片
脖子酸痛的时候我熟练的伸展着脖子,咔咔的响,我看见另一个角落的老爷爷正一个人专心的吃着晚餐
他看起来是个不苟言笑的人,让我想起了我阿公。
他一个人熟练的吃着,路过的服务生给他送来佐料,他头也不抬就默默地拿过来往碗里加。

我心里想,我们是一样的人吧。
我再多几年,就会过那样的生活吧?





我想大家都会有这样的瞬间吧


Wednesday, 11 October 2017

此处是我家

惭愧的说,每星期一记又失败了
更惭愧的说,我前面说的惭愧都是假的

我常常会来这里翻看我以前敲下的字
我承认以前确实有幼稚,比如用字,情绪
但这不都正是写日记的原因吗?
我倒是看得挺开的

我常常都在问自己,当初那个每日一更,
恨不得把每天都写下来的李佳恩哪里去了

有些人跟我说,‘长大了,就没有时间了’

我不觉得啊。

我现在每天都在进行很多事情,一秒钟只做一件事,但一段时间却可以做很多事。
我每天上班见客户建立技术能力,每天一字不落的游走在56个实时新闻app,每天临睡前各读至少一个章节的英文书和中文书,每天临睡前至少各读一首中文诗和英文诗,每天至少朗诵一篇韩文文章,每天至少学一个韩文词汇,每天把我在followyoutuber影片看完,每天看完微博热搜,每星期学一至三道新的菜,周末还要自学水彩。

同事在理解我一天自己的to-do之后很诧异的问我,你哪里来的时间?

我很认真地跟她说,把这些排开,我每天还有时间放空整理思绪啊

说了这么多,我只想说,我绝逼是那种只要想就挤得出时间的人

为什么,我在这里却越发沉默了起来呢?



有时候吧,我确实被自己的沉默吓倒。
我一直自我定位为一个聒噪的人,当我开始发现自己很享受沉默的时候,我确实有点,懵。

认识我的人里头,常常有各种的两极化。

23岁后才认识我的人,以为我是女的
23岁前就认识我的人,以为我是男的

与我认识的人,以为我是挺搞笑的一个人
与我相熟的人,知道我特妈就一个纠结的肉球

点头之交听说我哭,总很惊奇的追问为何为何为何怎么怎么怎么
忘年之交听说我哭,总很淡定的轻叹眼睛这么小哪里来的泪水

这样的两极化,我已经习惯了。


我也是知道的,我身上的改变真的有点多,多的有点吓人
有个朋友跟我说,‘你爸你妈有没有觉得很过瘾,每五年就换一个女儿’

我去你妈的过瘾。你才过瘾,你全家都过瘾。

啊,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哦,为什么我少更了许多?


以前待人处世的态度呢,特别青春,有话必说,恨不得全世界都停下来听我慷慨激昂的震天怒吼。
现在呢,真的很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随意的游走在生活的灰色区域。终于明白了无声胜有声之美。

比起群众的鼓掌,一个不需要只字片语的微笑点头反而让我觉得很幸福
幸福得还很舒服


也许是这样吧,很多事情慢慢的,就变成没什么好提的过去

我以前很怕自己长大了会遗弃这里,不再过来
现在想来觉得自己真傻呀

不要去担忧你的未来,说不定你活不到未来呢?(礼貌而鼓励的微笑)

我依旧很享受记录,记录就是一个很烦闷枯燥的东西
每天写写写的,但它给了我一个干净的思想空间

在这里,我只看我曾经的我和现在的我。

时光仍在,是我们在飞逝。

多少年后,学会了喝酒
多少年后,学会了熬夜
多少年后,学会了狂欢

但不管多少年过去,我依旧会被早晨的煎鸡蛋烤面包美醒
我依旧会被一刷好牙就递到嘴边的美禄暖化

这一个部落格,让我可以实现莫忘初衷,很幸福了。

即使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