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goes this way:

My photo
I'm a person who learn, laugh, play, love, ROCK, and live like all the others. We are all so alike yet we are totally different. I love life, I blog my passions, I live my dream.
I write a lot of things here, because I always have a word or two about my everyday. Life Constantly Inspire me. As I write my blog, I feel like I own my life. I love life, I blog my passions, I live my dream. This life I have here, could get pretty nasty sometimes. I might have rude expressions, but thats how I overcome. I have to tell out, and let it over. Whatever you're reading, its all my life. Should you be writing about yours too, I wish us ALL THE VERY BEST.

I love Life, I blog my Passions, I live my Dream.

Love Life.
=)

Monday, 21 August 2017

一杯一杯

我离家后,把灵魂安放在了故乡。

离家后,灵魂才有了栖息的地方。

Wednesday, 9 August 2017

咸的鸡腿三明治

生活中有不顺遂还是挺伤感的吧
总有一些是我特别想干的
但机会还是得靠别人施舍

我以为多年来这么努力维系中文能力这回要收成了
结果还是一场欢喜一场空呢

有时候我也会变得很迷信的
因为实在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
机会来过一次,还是会来,的吧?
因为自己什么都没做,突然间到嘴边的肉就飞了
突然间心抽的

工作上,我们都没有自主权
所以大家会那么想创业想自己当老板吧
我特别不喜欢那种摆脱对方给自己机会的情况
我总觉得,是金子我自己会发光的
有些人,只想默默耕耘到全世界都在你门口求他出关为止

因为我们做不到一点点小事就母鸡下蛋一般的上下蹿
所以我以为我可以安静的积攒能力
结果我只是成为了一颗打骂不还手的棋子

我恨透了这种被动等机会来的环境
我想要的东西依旧得不到
而工作上最不自由的,是我连悲伤的权力都没有

早上我买了一份照烧鸡腿三明治
打算今天下班的时候欢快得像个孩子一样边吃边走回家
结果收到这样的消息,三明治倒成了安慰我的小棉袄
照烧鸡腿,原来可以这么咸啊


Wednesday, 2 August 2017

Its a long way to go to die

I have always like this singer, LP.

I like her voice, the songs she sang, the way she sang it, the lyrics..

I don't like to say anyone at all is my favourite, I just like a lot of them.

I mean, why limit yourself to a rose when you can have the whole forest?

(Having 4 sentences ahead to start with "I" in a row just... annoys me. but im gonna leave it this way)

(yes i am. i dont care)

I always feel that it is such a huge blessing to found someone or something you love.
Like everything I hear a new song from her, i felt all "jz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kind of happiness

I feel the same to other singers too. Not just her.

just, I love that simplicity when I just happen to love a song so much.

simple. yet so rich.

Tuesday, 1 August 2017

时间老人

哎哟,说好的每星期一次结果败在莫名其妙的懒惰
已经来吉隆坡半年了,然后还有一个月我就要和好食友去毕业旅行了
毕业旅行,果然是等到赚够钱才去 想说我们也是挺实在的一群人啊
爱萍都结婚了,我们才刚要去毕业旅行
也许她小孩出生后我们才会给她办个单身夜吧?

觉着自己身边怎么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人?
选择的朋友还真的很多是说来就来的个性
我常常想起以前我觉得是亲菇们教会我那句‘算了吧’
常常会想起她们摆摆手,云淡风轻地说‘算了咯,人就是这样的’

回想起和他们一起的日子,好像很久远了
很多当初的稚嫩和疑惑都被时间煮成了淡淡的香气
轻薄却香醇的萦绕在那些过往之中

我发现人真的很会遗忘,而且我们也应该去珍惜这份遗忘
很多事情我发现我怎么用力都想不起来了
为什么在小红里大哭,为什么抱着被单彻夜流泪
很多那些耿耿于怀的东西,反而容易被遗忘,一段本来猩红色般狰狞的回忆也会有淡如白雪的一天
你会记得自己曾经在大树下悲伤了好久,但你很可能忘了是什么促使你悲伤得如诗如画
大树下凳子上的刻纹被熊孩子们刮花了,你的手指来回的在模糊的刻纹上行走
你仍旧记得那份触感,你仍旧记得那时你跟自己说哭过就好了伤都会好的
但是你好像不太确定究竟是被妈妈训了一顿还是被老师羞辱了?

多年后,你看见那棵大树还在,那个凳子的刻纹磨得快光了。
但那份怨恨,早就随着不知哪一年的落叶飘向了你都没去过的远方,飘向了时间的故乡

有时候我相信时间是有故乡的

虽然我尽可能的在生活中活得更趋于逻辑一些,但是骨子里,我不想否认那些我没看过的一切。
也许真的有阎罗王呢?也许,真的有时间老人呢?

我想象中的时间老人,是一个拄着柚木拐杖,披着一身白亮袈裟的仙翁。他该是说着高深莫测的词句,总是笑眯眯的走动。我想象中的时间老人,是一直笑着往前走的,好似与你对上眼,却又似乎掠过一切众生的。我想象中的时间老人,是慈悲为怀,温润而泽的。

我相信他也有他的故乡,他也有他想去的远方。

所有他经过的地方,都会有只字片语,根椽片瓦顺着他来时之路,捎回他的故乡。
他也不是非要抢夺我们的回忆,他只是,让这些被记忆之网遗漏的片段有一个栖息的地方。

我不是一个特别迷信的人,但我信奉时间。
我不喜欢和时间对抗,我只是想,陪他走完我这一段。
不疾不徐的,陪他走完我这一段。






Wednesday, 14 June 2017

我管我老板叫大姐

 [‎6/‎14/‎2017 11:10 AM] Kah Inn Lee:
counselor, 如果发现大家都在演宫心计,只有你一个在演肥猫历险记,那怎么办。是不是我也要演宫心计..... TT

[‎6/‎14/‎2017 11:10 AM] Bidadari Ching:
wat happen o???

[‎6/‎14/‎2017 11:14 AM] Bidadari Ching:
你现在是后宫里的皇上吗??

[‎6/‎14/‎2017 11:15 AM] Kah Inn Lee:
不是
我是倒屎的那个
T,T

[‎6/‎14/‎2017 11:15 AM] Bidadari Ching:
任奸妃摆布

[‎6/‎14/‎2017 11:16 AM] Kah Inn Lee:
连丫环都可以使唤我
有的时候,当你看着人家耍小心机,可是你真的很不屑那样的举动
更不屑去争取什么
这样的时候,真的很想,收拾一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6/‎14/‎2017 11:17 AM] Bidadari Ching:
做么做么??

[‎6/‎14/‎2017 11:17 AM] Kah Inn Lee:
好好的工作环境搞得比妓院还要乌烟瘴气

[‎6/‎14/‎2017 11:17 AM] Bidadari Ching:
听起来很严重下
说出来吧
说出来会开心点的话,你就说出来吧
我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

[‎6/‎14/‎2017 11:18 AM] Kah Inn Lee:
就好像大家都一定要争面子
明明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可是大家都在把自己往天上吹

[‎6/‎14/‎2017 11:19 AM] Bidadari Ching:
内斗还是外斗

[‎6/‎14/‎2017 11:19 AM] Kah Inn Lee:
我觉得真的好像几个人在搞一台戏
我觉得我斗不过人家
我一直觉得工作就是努力做好自己能做的
可是我一次又一次发现,其实你只需要说好自己能说得
可能是我天真太久

[‎6/‎14/‎2017 11:20 AM] Kah Inn Lee:
可是真的很气馁
我不会的东西我可以学

[‎6/‎14/‎2017 11:21 AM] Kah Inn Lee:
我不懂的东西我可以学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耍心机就没有前途
为什么要这样作贱自己?
不是说是金子总要发光的吗

[‎6/‎14/‎2017 11:22 AM] Bidadari Ching:
到底发生什么事

[‎6/‎14/‎2017 11:22 AM] Kah Inn Lee:
那为什么不好好大漠自己
*打磨
还要这样去撑表面上的东西

[‎6/‎14/‎2017 11:22 AM] Bidadari Ching:
不知道详细内容实在有些难说

[‎6/‎14/‎2017 11:22 AM] Kah Inn Lee:
不用紧啦
我讲讲就好
谢谢你听

[‎6/‎14/‎2017 11:23 AM] Bidadari Ching:
可能是你误会了什么呢

[‎6/‎14/‎2017 11:23 AM] Kah Inn Lee:
也许吧

[‎6/‎14/‎2017 11:23 AM] Bidadari Ching:
或许没这么复杂
旁观者清
说吧
我很愿意帮你解决
如果我可以的话

[‎6/‎14/‎2017 11:27 AM] Kah Inn Lee:
也许我应该自己学者解决吧
以后这样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多
只能自己适应
可是我真的很怕我变成那样恶心的人

[‎6/‎14/‎2017 11:28 AM] Bidadari Ching:
自己要适应是肯定的
不过之前了解一下为什么也是必要的
你方便讲话吗?我打给你

[‎6/‎14/‎2017 11:29 AM] Kah Inn Lee:
不用啦不用啦
你忙你的吧

[‎6/‎14/‎2017 11:29 AM] Bidadari Ching:

[‎6/‎14/‎2017 11:29 AM] Kah Inn Lee:
我怕我跟你讲话我会讲到哭

[‎6/‎14/‎2017 11:30 AM] Bidadari Ching:
哇老

[‎6/‎14/‎2017 11:30 AM] Kah Inn Lee:
等情绪过了就没事了

[‎6/‎14/‎2017 11:30 AM] Bidadari Ching:
这样让人更担心吧

[‎6/‎14/‎2017 11:30 AM] Kah Inn Lee:
还好啦
都几个月了
我应该要习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觉得特别难受

[‎6/‎14/‎2017 11:31 AM] Bidadari Ching:
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咩
SM走后比较够力??

[‎6/‎14/‎2017 11:33 AM] Kah Inn Lee:
她走跟没走的差别在于,我一个人死或者她看我死
lol
我好像没有做工作到那么绝望过
以前我跟你们开玩笑讲我是pros
我现在挂在嘴边的是死了一了百了
Lol

[‎6/‎14/‎2017 11:34 AM] Kah Inn Lee:
不过当然是讲讲啦
我没有青春到真的要去死
只是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每个在Kl做工的人都那么讨人厌

[‎6/‎14/‎2017 11:35 AM] Kah Inn Lee:
因为他们都缺乏安全感,所以他们的武装特别多,世界那么大,他们只想保全自己

[‎6/‎14/‎2017 11:36 AM] Bidadari Ching:
也可能是我们太单纯

[‎6/‎14/‎2017 11:36 AM] Kah Inn Lee:
别人死伤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观影享受

[‎6/‎14/‎2017 11:36 AM] Bidadari Ching:
也可能是我奸诈到你看不出

[‎6/‎14/‎2017 11:36 AM] Kah Inn Lee:
我眼睛小
我看东西一向很focus
只是当那些人真的在我面前变花样的时候
我真的手足无措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作贱自己

[‎6/‎14/‎2017 11:37 AM] Bidadari Ching:
我可以交你一些自卫术
虽然我也是半桶水
晚上再call你啦

[‎6/‎14/‎2017 11:38 AM] Kah Inn Lee:
不用担心我啦

[‎6/‎14/‎2017 11:38 AM] Bidadari Ching:
等你的心情平复下先

[‎6/‎14/‎2017 11:38 AM] Kah Inn Lee:
我可能只是情绪到顶
突然emo
TnT
:):):):):):):]:]:]:]:]:]:]:]:]:]:]:]

[‎6/‎14/‎2017 11:39 AM] Bidadari Ching:
我突然想到inside outsadness
hahaha

[‎6/‎14/‎2017 11:39 AM] Kah Inn Lee:
真的像咧

[‎6/‎14/‎2017 11:39 AM] Bidadari Ching:
不要用emoticons来掩饰
我知道你的emo

[‎6/‎14/‎2017 11:42 AM] Kah Inn Lee:
(swear)(swear)(swear)(swear)(swear)(swear)(swear)(swear)这样咧

[‎6/‎14/‎2017 11:43 AM] Bidadari Ching:
还正常一点

[‎6/‎14/‎2017 11:43 AM] Kah Inn Lee:
加油吧

[‎6/‎14/‎2017 11:43 AM] Bidadari Ching:
(flex)(flex)



Sunday, 21 May 2017

这个时代

我今儿个连着看了活着大红灯笼霸王别姬还有菊豆

福贵说的那句“你们是赶上了好时代”

不假

这绝不会是这个宇宙中最好的时代
但我承认,我们已经是这个社会文明自古以来最好的时代
信手拈来的金钱梦想高科技,都是文明的产物

性别歧视至少已经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紧跟性别歧视的还有同性婚姻的合法性
估计不久就会有人工智能的人权问题,甚至是克隆人的社会平等权

这个文明的过程一直在持续进行,一刻没落下

我相信一句话,这些所谓的文明啊,美好啊,都是只能追求,永远不可能抵达的。
因为这些都是一些极其抽象的状态,代代相传的都是对于这些抽象状态的一种意淫/幻想
就像追求潮流的人,你只能是最贴近潮流,不可能正处于潮流
因为潮流,顾名思义,就是持续流动性的

只是看了这么多老电影,我还是想要在这里表达一下感恩

我现在坐的位置,往左边瞥去,能看见一柜子的化妆品和护肤品
往低了一看能看见一抽屉的各式手提包
往高了看还能看见三柜子的各类书籍

除了社会,我依旧还是那个爱干嘛干嘛的孩子
虽然社会也确实磨平了我的一些棱角,但我还是我

比起旧社会,我妈在我这年纪都得开始计划结婚生孩子了吧

我常觉得我妈是挺聪明的人,这要是搁在我这时代估计也能信手拈来好些成就
但是家庭啊社会啊,我妈就有了我爸我哥还有我
不是说可怜吧,但我现在行走社会啊,思路的第一标竿总归就是
“我爸我妈忙活大半辈子,就是为了让我在面临生活的无情残酷时能多一份选择。我所做的任何决定,必不可负了俩老这份心。”

我爸妈都属于不太会表达情感的类型
我爸不会每天一早就跟我说“嘿闺女,爸爸爱你爸爸心疼你”
我妈也不会在电话里说“妈妈想你了。”

但我爸每次见我都想给我买一件工作的西服
只要我在家,我爸前一晚都会问妥我隔天的早餐,还一连问了第一选择到第N个选择
我爸也会在我犹豫不决要买巴士票还是火车票时,豪气万千地说“去买飞机票吧,我出钱”

但我妈每次都能在电话里听出来我的健康 --〉比把脉还准
每趟回家妈妈都倾囊相授把家里一堆东西包好让我带上
不管车票时间再迟,凌晨一点还是两点,甚至五点,我妈都能精神奕奕的开车来载我

这真是最好的时代

大家都好好的活着,再傻,也上不了批斗会

周日,晚。

Tuesday, 16 May 2017

哎呀我怎么又出现了涅
只能说翘班这种事,即使多么微型,依旧是让人欲罢不能飘飘然像吸毒一样啊

话说今天我陪同事去捐血了
有个募血小分队来到客户公司这里呆了一整天

我知道,怎么只有陪呢?怎么不捐呢?
我。。。。我。。。。我怕打针

好啦我知道啦
我明天会试试看鼓起勇气

真的
在这里敲敲打打的同时突然觉得自己怎么那么俗辣咧
会怕还是要捐啊

好吧李佳恩咱来个短期目标 捐血

话说我真的好像多来这里涂涂写写啊
这样滴滴答答打字的手感,真是舒服





Monday, 15 May 2017

科技日新月异,难道是我们的情绪在固步自封吗?

我居然花时间看完了一整篇色戒电影的解说
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我看到的是王佳芝的初生之犊一般破釜沉舟的爱情
第二次看的时候,看到邝裕民的懦弱终归是那个时代无可避免的产物
第三次看的时候,看到易先生拥着王佳芝时散发着点点勇敢的光芒

今天看了解说,又好像看到了易先生的欲言又止

看电影的时候,每多看一次,就有多一层感受
我在想我的生活会不会也是这样

第一次过今天的时候是无聊的
明天如果再过一次今天,也许会有别的东西
也或许,就不会那么容易错过了吧?

我觉得自己有个口误的病,常常把话压死在喉底,却在不经意间把不该说的一切精华版那样和盘托出

得治啊

刚过的周末,我看见曾经的室友发文说她男朋友求婚了,一切就像她所想的简单温馨。
我琢磨了半天,只轻轻点了一个赞

什么时候,那个睡着我上铺的姑娘就这么变成一个涂抹再三连一句祝福都显得矫情的路人呢?

那个时候,我们都活得挺朴素的
听听歌看看戏吃吃饭聊聊天
那个时候,伙伴很多,没有钱
现在吧,偶尔想吃上一餐像样的,却连能约出来的人都没有

我还是很像祝福她的

给当初的交情,和莫名其妙就不再联络的默契

看见你们过得好,我心里也挺舒服的
倘若有缘,他日再聚

我有时候会怀疑,究竟朋友“聚一聚”的意义在哪里?
以前常说西出阳关无故人
可现在有手机,还有飞机啊


科技日新月异,难道是我们的情绪在固步自封吗?

Tuesday, 9 May 2017

突然想起西西弗斯

我又翘班啦
也不是真的翘班,就是在这个办公室里认真地在这里码字儿

昨晚和我妈通电话通了快两小时,最后是在匆匆的结束在妈妈不可置信我居然还没洗澡的语气里

具体聊了什么其实也都不是特别有意义的东西

昨天大侄女给我打电话,他们老师给布置了功课,她娘让她来问我
是我脱离学校太久,忘了学校也在与时并进
老师给的题目,是让大家回家用手机录像,访问爸爸妈妈
问题不外乎是“把我生下来的感受,我的名字的由来,我的名字的意义”
录像再由whatsapp传给老师,功课就当完成了

她跟我解释的时候,我脱口就是“可我不是你妈啊”
不错嘛李佳恩,撇闪类的技能很高啊

后来大姐说,她除了变态痛实在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感觉
我说大姐,你生过两个孩子你都不知道什么感觉。。我,我连妇产科都没有去过啊!

大姐说,哎呀,你帮我想想看。不要太短不要太长。或者你问问看你妈妈啊!问问她生你的感受?

。。。。。大姐,我妈生我快27年了,不管当初她觉得多么温馨,我这些年的叛逆都会把那份温馨给消磨殆尽成简洁有力的“生块叉烧好过生你”

[]

27年了啊。我都工作快四年了。
四年其实现在看来真的是不知不觉,但站在当初的起点,这一切来得如此不可思议

人就是这样的吧,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那天,工作上遇到一个刚毕业的新人
(这样称呼别人为新人真他妈别扭,但我只是想强调她的新乃至她的初生之犊不怕虎。)

她跟我说“姐,我好像也应该学化妆是吗?我看你们好像都多少有化的”

单单上面这句话,当初的我想都不会想到吧?
首先,居然有人叫我姐。不过这个是玩笑话,我也管她叫姐。需要帮忙的时候,全世界都是我的大爷啊!
然后,居然有人问我化妆方面的东西。
然后,我居然有化妆的习惯。

因为我的人很随和,因为我的人很随和,因为我的人很随和,
她有些工作上的东西会来问我意见,有时我帮得上忙,她会说“哇!你好厉害!为什么你会?”
我说,“哦以前试过”
常常这样我会陷入沉思,不知不觉之间,我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囊中物,自己莫名其妙学来的东西。

我当然深信她也会慢慢学习并拥有属于她的囊中物。

只是她总让我想起当初那个我,那个初生之犊不怕虎的姿态
我现在也没有畏首畏尾,但是时间的推进,我们终究会脱去身上的稚气

有一天,别人也会赞叹地跟她说“哇你好厉害”

有一天,我也会看着现在的自己,泪流满面
不是后悔,不是心疼,是缅怀,是对时间流逝的无奈

是为我们终究是要困在这个次元里,遵守着这个次元的规则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都是正在推磨的驴子,
只是有的人的磨大了点,要走好久才会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在转圈圈
有的人的磨又太小,不知道怎么从这样被困住的生活里跳脱出思想的自由


好吧李佳恩
以后至少一星期来写一次好吗
不要再让日子白白溜走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