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goes this way:

My photo
We are all so alike yet we are totally different.
I write a lot of things here, because I always have a word or two about my everyday. Life Constantly Inspire me. As I write my blog, I feel like I own my life. I love life, I blog my passions, I live my dream. This life I haveQ here, could get pretty nasty sometimes. I might have rude expressions, but thats how I overcome. I have to tell out, and let it over. Whatever you're reading, its all my life. Should you be writing about yours too, I wish us ALL THE VERY BEST.

I love Life, I blog my Passions, I live my Dream.

Love Life.
=)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Wednesday, 13 June 2018

那些年我们阳光里的明媚

我说过无数次,我成为书虫的契机就是九把刀吧?

昨天我去他的讲座/签书会了
他在讲座会上聊了日版的那些年电影,聊了拍怪物的过程,聊了怪物赔钱的过程,聊了布鲁塞尔奇幻电影节,聊了他把离家12秒的肉圆店捧红以后自己都要排队才能吃

他没有变,我很感慨,我倒是变了不少

上一次看他是2008529,在槟城。我刚刚进入拉曼学院,一个人大老远搭巴士去看他。结束后,我爸妈特地从家里来载我回宿舍。那时候他的主题是“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但我不记得他具体说过什么了,可我记得那是一个小小的房间,座位不多,居然还没有坐满。我身边是一个妈妈级的女人。一开场,她轻声细语地问我“这个讲座会的主讲人是谁,你认识吗?”。
“嗯,是九把刀,我有看他的书”我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哦,是写书的啊?我不知道是谁,就看他的主题是战斗我就进来了”她说

那时候,九把刀真的不红…….至少在马来西亚是正要进入市场
我还记得,那时候九把刀的书是四散在书店的各个地方的。比如,打喷嚏可以出现在健身的区域,我甚至曾经在食谱书里找到等一个人咖啡。那时候,我每天都爬九把刀的部落格,一有新书就跑书店,然后都是雾煞煞的店员一脸茫然的问我“九把刀?作者名字是什么?我们没有进他的书”

多久远的年代啊

这一次又去看他,2018612,在klcc海外华文书市。
经历过那些年大卖,经历过大家追捧为天才作家,经历过劈腿事件,经历过怪物叫好不叫座
再看看他在讲座会上老样子的开玩笑,
“请问九把刀你的灵感哪里来?”“噢不用灵感我是天才”
“请问九把刀什么时候再写爱情的书”“爱情哦,现在写爱情好像有点讽刺耶”
“请问九把刀什么时候出版蝉堡3?”“…………我为什么要开放问答环节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自己,我们不要问太有深度的问题,我们聊一点没有深度的”
“请问九把刀为什么那么帅”“……..多喝水,睡前不要玩手机,睡醒如果还是觉得不够帅,那就多睡几次”

我喜欢的九把刀五月天还有卢广仲怎么垃圾话都那么多?!
这是巧合吗?是巧合吧?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垃圾吸引者?

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垃圾话的幽默感,看他经过那么多大起大落依然故我,我心里有一点点地放心了,他这样遭逢巨变都可以依然故我,我应该也能做到

我这么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居然看一个人的书看了十年
虽然我对王大明系列不怎么感冒,但我觉得这证明我是有意识的喜欢他的其它书,不是盲目的因为他是九把刀
太多太多系列,但也是谢谢他,现在一本书没有脏话我都觉得不过瘾

我常说我看不了英文小说,节奏太慢且故事不丰富,刻画的人物也不够鲜明
我在美国跟同事和室友个别讲过几个九把刀小说的故事,他们问我,有翻译成英文的版本吗他们想看
我说“too Bad, he is not that famous yet.
他们说“But his stories are fun!
我说“Too fun that it is becoming a cult

也因为九把刀,很多小说我翻两页就放回柜子。
我几乎已经是变成,其他小说我都不在意剧情,我只在意文字功力。
看过九把刀的剧情,我从此无法将就。

十年后再见到九把刀,我还是很唏嘘的
十年前我刚上大学,十年后我要去上海了
两个都是特别重要的转折点
也许他就是我在马来西亚的句点吧

有时候,我特别明确的意识到自己真的要离开了
有时候,我觉得一切仿若一场梦
所谓存在感在此刻反倒变得有点飘缈
我开始思考我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我实在应该管管我这个想太多的毛病

话说,今天是613
613快乐,正如肖骁说过,我让这么多人失望过,留下的是真爱我,离开的也一定爱过我,这样想,我会释怀很多。蒋方舟也说,活到三十岁不得不承认,曾经的朋友如今变得面目模糊才是生活的常态,没有什么好惋惜的。

那天Jessie说起,年轻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友情,希望现在还来得及。我跟她说,我们都曾经如此。Friendship is easier to pick up than remorse

因为曾经不懂珍惜,所以剩下的才难能可贵。

但现在我们开始珍惜,是因为我们终于明白,青春的勇敢源于无知。成长后,我们也许是团队里最理智的,最坚忍的,最拼命的,但我们都傻过。成长是不可逆的,一旦成长,当初你的真心傻真心幼稚都会变得恍惚。只用从那些看过你傻陪过你傻的人眼里,才可以或多或少证明你那些无所畏惧的日子不是幻觉。

我常觉得时间就像一条河,它把站在一起的人冲散,也会把散落的人们冲到一块儿去

28岁了,放下了耿耿于怀,都在风里一一释怀吧

那些年我们吹过的风
那些年飘落在我掌中的雪
那些年我们阳光里的明媚



********
我上一次见到jessie是她中六的时候,也就是十年前。
十年后,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还是没有变耶”
我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下次再约啊!”

跟她交谈中,发现她也还是当初的她
我突然觉得很安心,这个人间正道是沧桑的世界里,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改变
我们的友情,就在其中

其实陪伴不是寸步不离,互联网的时代,通讯媒体的发达,我们其实一直都在默默陪伴

虽然我们的第一天已经走得太过遥远,但同时,我们所走过的路也相当程度的多彩多姿

莫忘初衷,不是裹足不前
莫忘初衷,就只是莫忘初衷,生活还是要继续,我们都要继续飞往我们的海阔天空

不论谁在未来等我们,但我们总会与过去不期而遇,在一个个不曾预想的情况下
犹如异乡偶遇的熟人,坐下来,聊会儿天,彼此祝福

篝火噼啪的响着,星星点点的闪着,我们手里握着热饮,讲不完的故事相互交替

临别前,我们笑着说“下次再约啊”

 有一天,你久违的又给我打电话
我有气无力的寒暄
你问我“唉你听起来不太好”
我笑着说“嗯啊,末期了呗”
你顿了顿说“末期啊….
我跟你说“别来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说“你多休息”
我说“嗯,这阵子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在睡觉的,觉得很幸福”
你说“那,不打扰你了,多休息吧,祝你一夜好梦”
我说“嗯,一夜好梦”



一夜好梦,都是回忆。

 






我们的第一天,已走得好遥远

刚刚过去的周末,我又看了一遍的罪美丽

罪美丽第一次上线,是我在美国的时候。

那一年,我犹如一张白纸,上面画满奇妙的烟火

那时候我对片头曲和片尾曲都留下很深的好感,剧情更是惊艳了我

但有一点,那时候我对万芳并没有留下特别深的印象
我只觉得Michelle的第一天(罪美丽片头曲)很好听,但我把功劳大部分归于歌词与我当时情境的贴合

甚至,我那时候没有很喜欢万芳在戏里的角色。万芳在戏里,是郑予恩的妈妈,郑大山的妻子,是那个过早离开才开始了罪美丽这个故事的关键角色。万芳的角色,是很快乐的,会和孩子胡闹,会呵斥幼稚的丈夫。大部分时候,她身上流露出一种直爽的快乐。在她身上,快乐似乎是与生俱来,是生活原厂设定的面貌。

那时候,我没有很喜欢那样的角色。

前两天再看,突然有点不明白自己之前在不喜欢什么。

如果生活原厂设定的面貌就是快乐,那样是不是会更好?我之前的不喜欢,是不是羡慕?

那时候在美国,我是快乐的,是自由的。像一只被关在家里的狗狗第一次被带到公园玩耍的那种幸福。但我知道我必须回家,在那里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不曾忘记提醒自己当下的一切终究会结束消散,变成连我自己都有点质疑的回忆。

那是一场,很美很美的梦。

那时候在那里,是冬天,我把它当作成长之前最后一次任性

“冬天以后,我们就都要张开双手,让风吹过童年的无忧”- Michelle的第一天 (罪美丽片头曲)
“一片花海,一夜醒来,白雪皑皑,不存在”- 上岸(罪美丽片尾曲)

这两句歌词伴随了很多个我在那个充满轰隆隆暖气声的地下室里中发呆的午后。

那时候,我对这些年的一切一无所知
那时候,我对这些年的一切充满希望

前两天看罪美丽的时候,王识贤的台式唱腔猛然响起,我瞬间穿越回到那个冬天,我们围坐在唯一一张桌子旁,而我听不清我们在聊什么了。但那时候,我不觉得孤单。我还看到我第一次淡定的担任first windowBrian经过我身边跟我说下雪了,接下来客流量会降低,还顺手给我一杯冰可乐。我转过头看着黑夜笼罩的雪花纷飞。窗旁的草地都是白色的点点,昏暗的路灯下,可以看到雪花以秒速五厘米的速度,飘落到草地上,车镜上,马路上。

“下雪真是美啊。”我静静地说到

我打开窗口,伸出手去感受雪的温度。

胖子经理经过跟我说,嘿你这样不怕冻伤哦?

我转身看了看他,他正好整以暇的准备在店里闭路电视的死角打盹儿。

我转回身,把手肘撑在窗口,半个身子探在外头。

脸上感到一阵一阵的冷风,我摸了摸脸颊,没有干裂,嘴唇也没有。

我心里自己在幻想,会不会我就是那个骨骼精奇,特别适合活在冬天的人呢?

Brian在弄他的宵夜了,你要吃什么去跟他说吧,趁现在没什么人,你们自己搞定”胖子闭着眼睛说

我关上窗,拎起没喝过的冰可乐走到厨房,一手把可乐扔在垃圾桶里。

“亚洲人又要喝白开水了”Brian笑着说

“你们以后都会得糖尿病的”我回

说罢,他扔了两个汉堡给我,我拿着汉堡去找Yaritza一起吃。

我俩站在柜台前,我听她说她的小孩最近睡眠时间表又乱了,她听我说马来西亚是如何如何的热。

我的耳机里传来客人进入drive through的提示音,我匆匆的跑到first window接单。
客人是那个我们熟悉的货车司机,他总是这样的时候来点Quarter Ponder

他把车开到我的窗前,翻找着钱包
我打开窗跟他寒暄

“很冷哦?”我问
“现在还好,就怕路滑。等雪溶化就更冷了”他舔着手指数着钞票,递给我
“这是你的零钱,下个窗口拿食物哦”我把找好的钱放在他穿着破烂手套的手
我快步跑到下个窗口,把Yaritza包好的食物递给他,这是我们很爱和他玩的小套路
“唉!你不是上个窗口的嘛?”他笑笑说
“嗯,天气冷,跑一跑暖暖身子”我笑笑说
“是啊,天气冷,你该多穿点,让你们老板给你们发寒衣啊!那个胖子呢?告诉他我要去投诉他老是值班偷睡觉哦!”他笑的时候能看到满口黄牙
“他才不管,我们都想投诉他”Yaritza走到窗口跟他说
hey Yaritza!我以为你们都放手让这个小妹妹自己经营整家店了!”他笑着说 (对,小妹妹是我)
“小妹妹很棒对吧,真的可以自己完成全部事情了,胖子现在都不管了,今晚就我们俩还有BrianYaritza拍拍我的肩膀
“哦Brian也在吗?帮我跟他说声hi吧,我也要走了,这天气真是烦人”他开动货车,我们跟他挥挥手

货车排气管扬起了一阵阵的雪花,略微潮湿的道路上,我合上窗口,继续吃我的汉堡


那个冬天之后,我回到马来西亚,续考ACCA P6,然后就开始工作,一直到现在,一直到这个月尾正式离职。


冬天以后,我们就都要张开双手,让风吹过童年的无忧
亲爱的,亲爱的Michelle
我还是会在那儿等,等你的笑容
夏天以后,你就要飞向海阔天空
海阔天空



有些人(包括我爸)会问我,去了美国回来改变了我什么?或是有什么好处?学会了什么?

我不知道,但我忘不了那个秒速五厘米的雪花,那个寒风中与我背道而驰的日出,那些我听说过并且短暂参与的人生。

22/23岁的李佳恩,我们挺好的。我们又要出走了。

我特别不想忘记过去,但也许,这将是最幸福的残忍,如果我们终究必须残忍。

祝福我们吧。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